仰融

关于仰融

查看更多详细仰融

已邀请:

投资解密

赞同来自:

仰融1957年出生于江苏省江阴市,早年参军时,曾在中越战争中负伤,后来在西南财经大学取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现任香港正道集团董事局主席。

他曾透露,「在越南打过仗。1988年又受了一次大伤,腿断了,头也打开了,三进手术室,奇蹟般地、没有残废地活了下来,这以后便既珍惜又藐视生命。」
 
1991年,仰融决定从商时,一位参加过延安“整风运动”的老革命告诉他,下海必须要做到三件事:第一,不能不顾家庭,因为在中国有点事儿,肯定是连根拔的;第二,必须廉正,廉到觉得自己都是在演戏,随时要准备有人整你;第三,要保护自己,在你做出最后决定的一刹那,不能跟任何人讲。“每时每刻都要小心,你越做得成功的时候,人家是拿着望远镜看的。”

仰融听从了告诫:

第一条,1992年,他将太太移民到美国。

第二条,迄今为止,仰融被立案调查以来,有关方面拿不出仰融在华晨公司期间的经济犯罪证据。据仰融说,仅查出来他在华晨公司董事长任上两年领的6000元过节费的个税没缴。让仰融骄傲的另一个例子是“沈阳慕绥新贪污案”事发后,华晨公司一开始排在企业嫌疑名单头一个,但查了半天,到最后却证明和此案没有关联。

第三条的运用,莫过于他2002年5月底策划逃离中国。当时在秘密赴美前,除了他太太,再无第三人知道他下一步的去向。http://zhouhaibin.baijia.baidu.com/article/609435
 2001年度《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仰融位居第三。2002年5月仰融被逼出走美国,2002年10月,因涉嫌经济犯罪被辽宁省检察院批准逮捕。

1988年沈阳金杯汽车向国内外发行1亿元股票,历时一年有余却响应寥寥,公司甚至曾在国家体改委的大院里贴布告卖股票,整整一天也只卖出了2.7万元。1991年7月22日,仰融上门,以1200万美元买下金杯汽车40%的股份,之后他又安排了一次关键性的换股,将控股比例扩大到51%,成为该公司的绝对控股方。

当仰融真正进入之后,这位大局观十分清晰和敏锐的战略家很快成了一个让人头痛的“颠覆者”,并一举令企业脱胎换骨。

之后,在彼时资本在中国还只是一个极其新鲜名词的时候,仰融更是石破天惊之举,运作公司到美国上市融资。为了让公司上市更顺畅,仰融筹划成立了非盈利性的“中国金融教育基金会”,发起人是人行教育司、华晨控股、中国金融学院和海南华银四家。1992年10月,“华晨中国汽车”在纽约成功上市,融资7200万美元。这是中国企业海外上市第一例。

为上市和经营,仰融戴上了一顶国营资本背景的“红帽子”,它让这位枭雄得益于先而倾辙于后——这很类似清末大贾胡雪岩,他也带着同样的“红顶”,但起商业帝国也因为“红顶”而最终烟消云散。

防止国有资产流失,是辽宁惩办仰融并剥夺其股权的“堂而皇之”理由。但事实上,仰融在沈阳金杯汽车的股份清晰无比。在这件事上,蛮横的国家意志与沉重的“姓公姓私”大棒,对经济规则采取了无所忌讳的肆意践踏。

仰融之后,中国整个经济生态与文化做出了立即的反应:民间“仇富心理”重新被激发,形而上学的“姓公姓私”、“姓资姓社”大棒再次复活,政商关系亦为之一变,合作的短期化、灰色化成为心照不宣的主流,任何脱离“国有”轨道的民营经济行为都成为高危动作。

东北自此被彻底放逐。在距离仰融出走美国14年后,辽宁饶了一个圈,又回到了原点:为了拯救要死不活的国企与经济,宣布引进民营,出售9家大型国企股权。这9家企业目前均为100%国有股份。

有学者如是评价:某种意义上,仰融是个符号,他是辽宁乃至东北在政治与经济,老路与新路的选择中,有意放弃的最精华的部分。 http://mp.weixin.qq.com/s%3F__ ... irect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