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雏军

关于顾雏军

查看更多详细顾雏军

已邀请:

投资解密

赞同来自:

2001年10月31日,顾雏军的格林柯尔公司以3.48亿元收购科龙20.6%的股权,成为科龙的第一大股东。当时的科龙,两年连续亏掉22亿元,由于财务状况极为恶劣,已经无法获得银行贷款,企业还面临连亏三年停牌的危机。入主科龙的顾雏军迅速通过一系列的手段整顿公司,新科龙迅速走出衰退境况,销售收入稳定回升,成本急剧下降,摘掉了ST帽子。

2002年科龙顺利实现盈利8400万,2003年盈利2亿,同时科龙的销售额也创了历史新高,达到了62亿。2003年,顾雏军当选中央电视台评选的“2003年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顾雏军通过收购科龙一举成名,随后他又迅速拿下了美菱电器,之后入主亚星客车,ST襄轴进军汽车产业,并再次收购欧洲汽车配件公司和汽车设计公司,得以打通客车从设计到零部件再到整车生产的整个产业链。至此顾雏军的格林柯尔帝国迅速形成。

就在格林柯尔帝国初具雏形的过程中,海归教授郎咸平出现了。2004年8月9日,郎咸平在复旦大学发表题为《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的演讲,直指顾雏军使用“七板斧”伎俩,在“国退民进”过程中席卷国资财富,强烈建议停止以民营化为导向的产权改革。

“郎顾之争”,后来被称为“中国改革的第三次大争论”,由此拉开大幕。

支持郎咸平一方认为顾雏军之类的企业家在“国退民进”中利用法制不健全和地方ZF急于改革的心理,合法地侵吞国有资产。此论一出,对顾雏军的质疑很快升级为社会各界,包括传媒界,学术界,企业界,还有政界对中国国企改革方向路径的激烈争论。讨论最后甚至上升到了企业家“原罪”,政府体制等一系列敏感的问题中去。

顾雏军的突然入狱与国企改革的突然停滞

就在社会各界对讨论热烈进行中时,2005年,“当事人”顾雏军突然被捕入狱。科龙被国企海信接手,美菱被国企长虹接手、亚星和襄轴也最终重归当地政府。当时刚成立不久的国资委也发布了《企业国有产权向管理层转让暂行规定》,事实上停止了国企管理层收购,以民营化为导向的国企改革遭受重大挫折。

这场争论改变了国企改革的方向。此后10年,也是国企改革完全停滞的10年,是国进民退的10年。政府逐渐把方向定为“做大做强国有企业”,注入到国有企业的资源持续增加,国有经济的行政性垄断持续加强,而民营企业则背负“原罪”阴影,像小脚媳妇一样战战兢兢前行。



回顾“郎顾之争”,毫无疑问的是,郎只是引发这场讨论的一个导火索,他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去改变整个国家经济,乃至国企改革的方向。他所做的,无非是投机取巧,巧妙挑动民间的仇富心理与官方维持现状的心态,寻找了一个足够合适的支点。就像阿基米德的名言:“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起整个地球。”

在“郎顾之争”中,郎咸平一方公开宣称,中国的企业家很多都是靠对国资,集体产权或者弱势群体的剥夺来积累第一桶金的,并非他们自己的本事。所以当时企业家的“原罪”说非常流行。由此,社会上兴起了一股妖魔化、丑化整个企业家阶层的氛围。 在这种氛围下,加上一些人的煽动,很容易就把民众引导到了“仇富”上去,地区检察机关收到大批关于民营企业早期创业时的违规操作的检举信。

更让人惶恐的是,企业家被当作“剥削阶层”,与社会主义消灭资本家的意识形态格格不入,企业家的价值认同随之跌落到了历史的低谷。

在这场喧嚣压倒理性的大争论中,郎咸平在论战中暴得大名,从此俨然以明星的姿态出入各种场合。顾雏军则被视为一个依靠盗窃国有资产而暴富的企业家的代表。为顾雏军等企业家辩护的人士也受到尖锐攻击。
 
http://mp.weixin.qq.com/s%3F__ ... irect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