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迪恩•拉赫曼:异乎寻常的全球性焦虑


 最大的共同因素也是最难解释的——不断发酵的反精英情绪,加上对不平等的担忧以及对法国、巴西、中国和美国这样截然不同的国家随处可见的腐败的不满。在美国和欧洲,此类抱怨往往与盛行的国家衰落说法联系在一起。这些社会和经济方面的焦虑对政治产生影响,引发了对特朗普或者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等“强势”领导人的需求,这些领导人承诺(无论多么的虚伪)会拿腐败的精英开刀,为小人物做主,并维护国家利益。
 
 

关于吉迪恩•拉赫曼:异乎寻常的全球性焦虑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